枕河

一班的老师说,没事情干的时候,就大家在寝室里面大声的读读诗。但是现在很冷,我们都滚成球在床上待着各自工作,期待着对面的男生寝室唱唱国际歌,再不成,就自个儿啾几句《野子》。
突然很想看人喊神经兮兮的口号了,比如这个,原句是上礼拜梦里听见的:

那时候我只有一张椅子容身
一间小屋避雨
我的膝盖抵着我的咽喉
我的尊严抵着我的性命

——大概是戏看太多的后遗症。

评论(7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