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十七岁的陶径盈抱着一双腿团在位子里,看着那只时间胶囊发愣。

这是学校送给所有学生的一份成人礼。写一只时间胶囊,十年之后再寄给原主。她素日不善笔墨,看着只觉得慌张。教室里暖气打得很足,像是提早过起了年,让人兴奋得想趴着睡觉。

郭暖在她前排架着腿,一枝胖乎乎如圣诞糖果棒的蓝笑脸在一样胖乎乎的手指尖打转:

“——陶陶你手上的伤还没好啊?诶,十年,那时候我们二十七?二十八?二十七——不对,陶陶你二十七,我二十八…那时候…哎呀!都结婚啊…”

陶径盈拿缠着胶布的三个指尖玩着自己耳垂上一颗小小的弧珠,努力地回想着自己七八岁的时候,确实什么也不记得了。她的掌根触到因消瘦而分明的侧颌,不由得就有些羡慕郭暖白皙红润的苹果脸。她伸手在饭友脸上轻揪了一把,手指一抵一推,卸过后者手里那支笔,埋头刷刷刷写起来:

X县南浦路碧玉山园4号

X县会澜街道9号吉他俱乐部

X县体育馆三楼拳击俱乐部

H市立一中

最后一行,她极端正地写了一个让她脸红心跳的高校。

——这封信寄出的时候啊,希望我写的这五个地址上,至少有一个还有人记得我的。

一年以后,陶径盈靠在寝室的椅子背上,一条一条回着别人的成年祝福,冰淇淋蛋糕在她舌尖上缠绵着过甜的醇香。
——她突然想起,那五个地址,居然已经有一个失了效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