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记得之前和我爸有过一段对话,他说,你总是笑,你为什么紧张的时候会笑呢?你这是在害怕。我笑着说,哪有,我只是觉得气氛有趣,他说,你看你又笑了,你不能回答我的问题,你只是笑,然后转移话题和注意力。

我害怕争执,因为在激动的时候会有轻微的口吃,但这么多年一直和他吵个没完没了,原因就是我在对抗自己的不适感。他简直是乐此不疲地在向我说明一个道理:
——我不仅无能、恐惧,而且我一切无能和恐惧都清晰地在所有人面前,自己捂着自己的眼睛。

所以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我唯一确定能有的勇气,就是抢在别人说穿之前承认。

评论(3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