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对于这群人而言,与其说渴望胜利,不如说渴望搏斗。赢了,则身披光耀;输了,就按价照付。

——以上两种情形,都是他们的胜利。

他们并不以这个运作的模式为荣。但他们以自己按模式优良运作为荣。

真正的折磨,来自于静止和对静止的忍耐。

被作为“非我之类”排除后所获得短暂的游离,让人觉得几近自由甚至强大,强大到自己可以构成反叛;却又同时意识到;那意味着回到整个模式中进行另一种角色的扮演。

——这其中出现一种可笑而无谓的纠结,甚至在某些人看来不过是一种自我陶醉和安眠。

然而说到底,只不过是一种状态而已。

评论(4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