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我见到盛叶的时候,其实并没有意识到这是个美人。

那天太阳很大,她披了件长纱衣,跨在自行车上逗邻居家的八哥。当时一瞥之间,只觉得她五官端正简净,仪态爽气大方。直到后来,我见到一个面容绝肖她的人,那张脸上透出令人厌腻的丧败,微仰着脸走上坡,当下流行的眉型眼妆唇样子,在那张怎样画都成的脸上画了一个全。

我目送那年轻姑娘趿拉着鞋远去,方才知道,跨在自行车上的盛叶是个美人。
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