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“可是她们说,眉毛就应该画得又浓又长才是对的…”

“——没有那种事情。”

何双穗背着手靠在墙上,被一根柔软的手指撑在下巴。:

“眉毛没有正确的画法。双穗,你画眉毛,就是在画你自己,怎么样是你,眉毛就应该怎么画。”

评论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