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日杂

事情越是发展,我就越觉出境况的悲哀。

我也想过温柔敦厚的日子,看着琥珀色的茶在玻璃盏中泛末,把糖霜抹到对方的鼻尖上,跪坐在暗黄色的灯光里,相互嘲笑着,吃一碗我倒多了水、他关错了火,一块儿煮坏的西米露。

我们或许一起刻碟,挑自己喜欢的曲子,他一首,我一首,中文一遍,法文一遍。

我也想过为一个人绾起圆髻,我会把手放在他肩膀上,用自己的下巴勾住他的脖子,然后慢慢地呼吸,沉沉地睡去。我们一起构建我们的语言,庆祝我们的节日。我们的日子,会过得像松饼一样可爱——你看,我们会摘了眼镜,瞪着四只眼睛,一点一点凝视着它变得蓬松柔软,散发着香气。

可是我不想这样甜美的日子,被我自己培育又炸毁。我不想证明我和它无缘,如今我身体里,尚里有一颗隐约的火雷,受不住血气,素日的温情也不过是假的。

我不要找一个人终身容忍这样的我,我要战斗到底:

如果是病,我必定要寻得治它的药;如果这是心魔,我必定要剔干净这腐烂的瘀血。

——那一日,我要成为强大的,自由人。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