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我是喜欢他啊。

可是我是不可以去祸害他的。他什么都不知道,他像是从一个干净柔钝的童话故事里走出来,笑着,连一点危险的苗头都没有看出来啊,还一本正经地与我开着玩笑呢。——你叫我怎么忍心?

他就应该好好地,过安静正常的日子。就好像我要去和自己战斗一样。我的眼光可准,凡是我喜欢的人,都会有好运的。


评论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