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我忍不住要看他第二眼。
我不认识他,我只是觉得他这模样生得太不平庸了,分毫不像是一个赶去上早课的人:他的脖子是挺拔的,长围巾在上头绕了一圈,仍有一截清高的线条在外面;那么高的颧骨,使脸颊都像是微微凹了下去,不仅麦黄的皮肤是紧绷了的,整张脸都显得严峻了起来。
而这张过分严肃的脸上,却又毫不避讳地生了一对紧紧盯着正前方的眼睛,这使他疾行的姿态显得愈发专注和静默,像是在这世上迈步,于他已然如此娴熟而镇定了。——在我心里,再没有比这二者更迷人的。何况,他行过转弯的时候,微微眯起眼睛:那点光被这样一拢,变得愈发锐亮起来。虽说依然是镇静的,却平白地,带上了一点那种在我心里暗暗燃烧了许久、一本正经的戾气,像武士,也让我想起战争和军人。

评论(2)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