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“是竞争把我们推到这一步的吗?不是的。把我们推到今天的死局的的,是我们自己,是我们不知何起的惊惶,是日复一日的求人悦乐成了习惯,是无穷无尽的玩笑话,是那盏盘枝嵌花的水晶灯,是那团堵住呜咽的餐巾纸,是那些附着在快乐之上的不安,它们攒起来,慢慢地就可以攒出一个可怕的人。”

初赛晋级了。码字。

评论(1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