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大半夜抄材料,发现上大学快三个月了,居然还没有剖出任何一个能够让人感觉踏实的命题,因为一直写官样文章写得脑子都废了,连读书报告的逻辑都有明显的问题了。
可想想,后天又是写作课了,也不知道又要出什么新的花头。再这么下去,我就要搬到教室最后一排去坐,省得搞得和当初的数学一样尴尬。
今天高中的同学和我说,她在翻库存,觉得我高二上写的一个小短篇真的好。但那只不过是因为故事简单而且理想化:现实中的那个人何其精彩而富有戏剧性啊,但是哪里会有那么哀伤的美呢?来自远方的没落诗人在打印店里与郁郁不得志的小文青相见恨晚,然后梦想交接…多好啊,可能吗?
昨晚点了一根香在遮光帐子里,今天香板上尚且落着一些蜷曲的残灰,是两只圆钩一样的形状。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