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听歌日杂

手机里有一份高三下一点一点集起来的歌单。没事就会听一下。
实在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我听着这些歌的调子,就会慢慢地想到那段时间的食物和器皿,天气,小臂的皮肤接触空气的感觉,外卖寿司卷上的小粒芝麻,水果硬糖在舌头下面的感觉,披着浴巾跳出洗手间顶着湿漉漉的脑袋出门,以及站在楼梯下面,对楼梯顶端的人双手托举起一本书的轶事。
中河边那条街,高考结束扎进书城买闲书的感觉,以及拎着闲书回到学校边上的星巴克,看到穿着校服的同学,那种怅然若失、恍如隔世的紧张。
那些我在筒子楼里爆发的怒吼和让人感谢的哭泣的机会,很多是不足为人道的。就好像在操场上的狂奔一样,只要音乐不停,脚步也不能停,迎着风把衣服一件一件甩掉。把腿架在司令台上,像抱着枕头一样舒适的抱着自己的膝盖。
那把二十四骨的折扇,已经不知道被我扔在了哪里。不过为了唱生角,如果我学得够好,可以登台联谊的话,应该马上就会买一把新的了。

评论(3)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