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他穿着和前几日相差不大的一件淡绿衬衣,扣着顶帽子,戴了平光镜,饶有兴致地蹲在路边看花坛里开得正好的粉蔷薇。

我凑过去同他打招呼,却发觉他竟然是在出神的。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:

那朵花开得甚好,花瓣饱满,线条柔软,浅鹅黄的蕊里,死着一只蜂。

我一时说不上来自己的感觉,齐循回过头,看见我,眼睛亮了亮,旋即微微一眯,手指撑了撑地保持了平衡。他扶着额头站起身来。

“早上好啊。”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