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“撇开大背景的惨重,谈人设与轨迹,我不可能不喜欢郭轸。战火里的青春,师生情同胞谊,潇洒才高的少年飞将军。他有教官看重,有士官长护着,就连他亲手击杀了战友的痛苦记忆,哪怕是错,毕竟起于骄傲争功,终于忍耐成全,理智来说其实也是有闪光的。

但许多人的青春是像小顾,是很漫长的煎熬里结出来的不伦不类的果子。是显然的错事,不堪的记忆,和永远愧对的人,无法加以任何修饰,亦无法被予半分升华。但有多少人,是带着这样的记忆,走在一步一步艰难成长的路上,——此时此刻,有多少人。”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