枕河

只字片言的话,多少都会讲。要是一句不会讲,那也对不住那些谁都有的、偶然的、无道理的难熬时分。但好好的一段话,有人说出来清清楚楚,有人皱眉握拳,艰难哽咽地说出来,前后调动一下就通了,不仅通,而且难得得很。但偏偏就是说得颠三倒四,逻辑混乱,除了自己看着掉眼泪,别人看着人、看着句子,都不晓得该做什么。

评论

热度(11)